Home » Perspectives » United States

警察侵犯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

2011年11月29日

原文“The police assault at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是世界社会主义网站 (www.wsws.org)于2011年11月23日发表的社论。

* * *

警察在11月18日对戴维斯加州大学示威学生的袭击,暴露了美国的政治、社会和经济关系的反动性和残酷性。

美国统治精英们对民主的无休止的自吹自擂真是不值一提,一旦当超级富豪和他们的政府认为控制美国的企业界和金融贵族的利益受到威胁,他们的虚假和伪善就暴露在众人面前。

该大学的警察武装到好像是他们进入了一个战区。他们的行动明确显示,他们不把学生当人看,而是要加以控制、摧残,甚至如果被下令的话,可击毙的物体。向学生喷洒有毒化学物的那个警察做得很沉着和有条不紊,对待他的受害者们就像昆虫,或他后院的杂草。冲锋队同袍对他的行动也没有觉得有何不妥。

美国政府一贯用人权问题去攻击任何与它的地缘政治利益相冲突的政府。要是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事件发生在德黑兰大学,媒体的一片哗然是可想而知的。事实上,当涉及到镇压和暴力时,世界上没有哪个统治阶级有资格来教导美国的企业界精英。

当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学生被攻击时,美国支持的埃及军人政权正在残酷地镇压塔里尔广场的示威者,这并非是一个巧合。袭击的规模可能会有所不同,但内容则是一样的。

纵观世界各国,工人和青年们参与反对紧缩和大规模失业的阶级斗争正在扩大。每一个政府的回应都是动用国家的镇压去强制实施金融精英的专断。

加州学生受到的野蛮对待可衡量出企业界和政治体制内部所感到的恐惧和焦虑。如果说这是社会对抗的第一阶段,涉及的学生和年轻人只是相对少数,人们可想象一下,当美国的统治精英一旦面临广泛得多的工人阶级群众罢工和示威时,会释放出何种的暴力。

“占领”运动从一开始就被暴力对待是美国民主的腐烂和社会不平等的爆炸性增长的一种指标。自10月1日在布鲁克林大桥上大规模逮捕示威者后,全国各地的打压便不断升级。这包括在奥克兰使用催泪瓦斯和橡胶子弹,致使一位伊拉克战争退伍军人身受重伤,以及军事式突击捣毁“占领华尔街”位于曼哈顿的祖科蒂公园营地。上周末在西雅图,一位有三个月身孕的年轻抗议者因腹部被警察两次殴打后,再被喷胡椒喷雾而流产。

在全国范围,因参与“占领”示威而被捕的人数至今已超过4千6百人。在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奥巴马政府的国土安全部的建议下,各地方政府已协调起来,以粉碎这场运动。

这场镇压揭示了两个基本的事实。首先,民主权利与社会财富被最富有的百分之一的人所垄断的制度是不相容的。金融精英所提出的要求——紧缩政策、破坏社会福利和发动战争——是无法通过民主的手段来实现的。要克服绝大多数人的反对,只能通过诉诸越来越独裁的方法。

其二是国家——政客、警察和法院——不是一个中立的机构。这是一个资本家的国家,它的功能是保卫企业与金融寡头的财产和政治统治。

应该指出的是,在加州主持警察暴行的正是自由主义的圣像、民主党州长杰里 • 布朗,而大学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警察负责人是一位女性,其校长也是。坐在美国政府顶端的则是一位美国黑人。对于那些身份政治的支持者们无休止地兜售说,通过将妇女和少数族裔安置于权位便可改变其政治制度,这真是不值一提!

这也不是一个呼吁当权者要更人道的问题。身处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之中,民主党和共和党人都在苦苦找出最佳途径,以削减数以万亿美元的政府开支。本周早些时候,美国总统奥巴马就向金融市场保证对于教育、医疗保健和其他数以千万计的人所依赖的社会项目进行最严厉的削减,他是决不会退缩的。

在这些行动的背后,是一定的物质和阶级利益。金融精英及其政治代表正在寻求使工人阶级为资本主义制度的全球危机买单。利润体系已失败了。它不能教育年轻人。它不能提供就业机会。唯一的好处是使顶尖的百分之一致富和组织战争和国家的镇压。

在日益恶化的社会条件的影响下,越来越多的工人和年轻人被驱向了斗争。必须要懂得的是,这是一场涉及到不可调和地对立的社会和阶级利益的政治斗争。如要使社会需要优先于银行和企业的利润,就有必要进行根本和革命性的转变。工人阶级——即占人口绝大多数的人——必须将政权夺到自己手中。

从顶层至底端的进行财富的再分配,是迫切的需要。这就要求用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以使社会的财富被多数人支配——也即生产财富的劳动人民。

工人们普遍反对警察袭击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并同情“占领”运动的示威者。青年人和工人之间锻造最强大团结的条件已存在,青年人在反对调涨学费并在争取一个良好未来的权利,而工人的就业和生活水平则面临着无情的攻击。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学生和其他“占领”运动示威者们不能将他们的活动局限于校园和营地。他们必须转向工人阶级——所有那些靠薪水生活并工作在办公室、工厂和社会服务业的人——把这种同情转变成一个强大的、独立于两个大企业政党的政治运动,并以一个永远终止社会不平等的纲领武装起来。

杰里 • 怀特

向我们反馈你的意见